瓶鱼拒绝クリーム

囤梗
婚姻法课上的
你与他生活数年,他去世后,骨灰同家族成员葬在一起,你不能与他共眠,因为你没有资格,你不是家人。

记梗
迹部的place of my heart,是多年以前不知道谁寄给他的一张cd,里面是不算太成熟的小提琴独奏曲。他珍藏了很多年。
而演奏者,早已死于多年前的一场车祸。
记梗永远不写梗……

36啊,真的是36啊!!!

今天我输了,无话可说,但是,明天则未必!

我永远爱翔翔QAQ

这个糖让我升天!!!万万没想到啊!!!!

【亚切】可能是个小甜饼2

个极短的小段子

法学院大三老油条亚久津x大一小萌新切原

一切荣耀属于网王,ooc属于我

这次是根据同学的真人真事改编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春色感人,鸟儿们在道路两旁的树上叽叽喳喳,三三两两的学生从宿舍出来拥抱阳光,真是一个安静的周末。然而,“到底为什么我周末还要出来干活啊!!!!疼疼疼······”切原赤也一声哀嚎,然后被部长敲了一下头。“嚎什么嚎?要不是咱们院男生是稀缺资源,我们也不会这么忙啊,”部长大人长叹一声,转头看向赤也,咪咪笑,“要不你再帮我们从其他院拉几个男生来,什么方法都行!”那一刻,赤也回忆起了社团大联欢被强制穿女装推上台的恐惧。“饶了我吧,部长~”

 

走在最后抬着展板的亚久津轻轻哼了一声,没说话,部长立马一脸谄媚的回过头:“主席,这次真的太麻烦您了!等会儿我们几个请您吃饭吧。”“诶?”赤也表示现在溜走还来得及吗?月末了他真的穷掉了啊!!欸等等,前面那个不是我们班的女孩子吗?

 

“部长你们等我一下,我去和同学打个招呼!”赤也放下手中的展板一溜烟就跑了。“等,等等!你轻点放啊我们部门没有钱了!”部长心累,“他不会以为自己也要请客就跑了吧······”亚久津及时帮忙扶住了展板,抬头看见赤也站在了一对小情侣面前。

 

“喂!你,你,你不准对我们班的女生动手动脚!”切原赤也鼓起勇气,假装气势很足的拦住了那个男生。“你谁啊?”男生把身边的女孩子搂的更紧了,女生不舒服的扭了扭,“我和我女朋友的事关你屁事!”“就,就算是男女朋友也不能欺负我们班的女孩子!”赤也涨红了脸,“你没看见她不舒服吗?”他的眼睛无意识的因为激动而开始充血。“我TM都说了你少管闲事,她是我的人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管你屁事啊!”男生不耐烦地重推了一把赤也,拎起了他的领子。“你·······”赤也已然双眼通红,直接一拳挥向男生。


“啊······”女生的捂住了眼睛,但这一拳并未打到那个男生。赤也的领子被松开了,他抬起头,看到了接下他一拳的亚久津神色平静的甩了甩手,然后对他说:“赤也,住手。”然后他转头看向男生,“你侮辱了我们院的女孩子,向她道歉。”没等对方有所反应,亚久津已经一拳朝他招呼了过去,男生应声倒地。“前辈你·······”赤也眼中的红色褪去大半,他惊讶的看向亚久津,“不妙啊前辈你要受处分了怎么办!”“走吧,”亚久津神色如常,“嘁,垃圾就是不禁打。”然后抬脚向同伴走去,赤也只得晕晕乎乎的跟上。


活动展板布置完毕,部长们履行承诺自掏腰包请大家吃饭。“主席您真是太帅了!”她向亚久津伸出了大拇指,“不愧是我们学院主席团的顶梁柱!”“不过是主席团就他一个男生嘛”赤也小声吐槽然后被部长掐了一把。“就是就是,维护学弟学妹简直太苏了!”副部长接着闭眼吹。“维护学弟?”亚久津放下筷子,是说他看见赤也眼睛充血就赶紧跑过去拦下来吗?如果是这个的话,“那是什么我不知道。我只是怕他下手没轻没重的闹出事情来就不好收拾了。”依旧拿起筷子狂吃中。“我怎么就下手没轻没重了?”赤也小同学委屈极了。“那,那个男生真的不会有事吧。”部长还是有些担心。“放心,最多轻微伤而已。架打多了我有数的。”酒足饭饱的亚久津终于放下了筷子,起身准备去结账。


fin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x

之后再考虑把其他人加上

赤也:哇!晚上看樱花也超好看呢!
亚久津:啧,居然还特意跑出来看樱花,真麻烦。
赤也:嗯?你说什么?可是樱花很好看啊!【期待的小眼神】
亚久津:嘁……【无法直视亮闪闪的眼睛】嗯,很好看
赤也:亚久津君我们来拍照吧!【拽起胳膊】
亚久津:……【默许了】

【亚切】可能是个小甜饼

惯例碎碎念:
手机码字,格式什么的请见谅。
自己萌的冷cp自割腿肉写出来……
【梗来自本法考狗复习到的知识点】
也是自我吐槽┐(‘~`;)┌
亚久津 仁x切原 赤也
大三法学老油条主席x法学院大一萌新
【看似不良的学霸主席什么的超级萌啊喂( ー̀εー́ )】
ooc属于我,其他都是他们的
能接受的话请继续往下看吧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1】
“万年不见面的亲戚突然来找我,一开口就要咨询我,”赤也无力的趴在部活室的桌子上,声音闷闷的,“就听说我学了法学,烦死了,还不能不听。”“嗯?”前辈亚久津正在赶他的学年论文,头也不抬,“直接轰出去不就好了?有什么好烦的。”“怎么可能!真轰出去了我爸妈得和我拼命的!”赤也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“不过她不问我我还不知道,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奇葩的人。”“嗯?”亚久津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,“学了这个专业你会碰到很多奇葩,习惯就好。”
“不是啊,她居然问我儿媳妇和儿子闹分房睡,她该怎么抱孙子,这种事情不应该去问医学院那帮怪物嘛!还说能不能直接让她儿子强上了儿媳妇,反正两个人领过证了,你让我怎么办?!”赤也从突然椅子上弹起身子坐直了。“啧,切原赤也你有多动症吗?”亚久津停下了打字的手,把一本刑法书拍在了赤也面前,“婚内强奸,她挑唆的,送进去吧。”赤也疑惑的抬起头。哦,大一还没学到这里呢。“下次再碰到这种人,也可以直接把刑法拍她身上省的废话了,或者直接照着小指头砸吧,够疼了还不算轻伤,很赚。”……赤也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,望着说出这种话的亚久津,后者神色平静的仿佛刚刚说的是中午的菜色。
“那万一我没控制住力道呢?”“真啰嗦,不是还有我吗?”

【2】
某日部活结束后的部活室内,萌新赤也犹豫再三,突然一把扑向正在最后收拾东西的主席,“!”某主席愣了一下,“赤也你干嘛?”“嘿嘿,”赤也松开了手,“强行搂抱男孩子不算罪哦,今天刚学的!”赤也嬉笑着,亚久津微微别过头去,老脸有点红。“咳,”主席保持着他一贯的严肃脸,假装平静的把部活室门关上,“那你也应该知道,我现在强行脱掉你的衣服的话,也不算犯罪吧。”“是,是嘛?……”上课就听了几分钟的小海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。“毕竟我们都是男孩子。”

【3】
赤也很吃惊,他从来不知道,原来亚久津还是会和人打招呼的,还那么有礼貌。“主席,那个人,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……”他小心翼翼的组织措辞,“简直浑身散发出佛光的那种。”“……”亚久津沉默了几秒,“石田银学长是我原来的主席,那会儿还是有头发的也没那么佛。”“那他现在……”亚久津自以为用自己很慈爱的目光看着赤也,“毕竟是过了法考的人啊,是我们的目标。”

fin?
鬼知道有没有后续
感觉后来纯吐槽了……

屯个脑洞

今天真是一场狗粮盛宴(。ò ∀ ó。)
柳生你别那么宠着他好嘛不然他怎么长大!
真幸一天甜过一天啧啧啧
最后巧麻真心小天使啊啊啊啊啊啊中文太好了吧!!